www.hth.com_hth.com|首页

河南农民赵作海:坐冤狱获赔65万投资权健又被骗今靠抄表为生

2011年7月23日,一篇报道赵作海疑似掉进传销陷阱的新闻引起巨大反响。这位因为蒙受冤屈获得国家赔偿款65万的河南农民,不但没有过上正常的幸福日子,还将几十万的赔偿金也消耗一空。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1999年的河南省商丘市的柘城县发生了一起人命案。柘城县的赵楼村的村民前来报案,自己在本村挖井的时候发现了一具腐尸。这具尸体没有头颅和小腿,无法辨认死者身份。警方接到案件后,对整个村人的进行排查,而一年前的一起失踪案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1998年,赵作海的同村乡亲赵作亮前来报案,声称自己的叔叔赵振晌在1997年的10月30日离家一直没有回家。失踪了四个多月后,赵振晌的侄子去警察局报案,怀疑自己的叔叔已经遇害了。

那段时间,由于没有证据证明赵振晌已经遇害,也没有人发现尸体,警方就一直把赵振晌当做失踪案处理。这下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无名尸体,赵振晌的家人和警方自然而然地就将认为是失踪的赵振晌。经过走访调查,警方判定出最有嫌疑的人就是赵作海。

原来在1998年,赵振晌和赵作海来到同村人的家中帮忙收红薯,赵作海没有将赵振晌在延安打工的工钱给他,两人发生了争吵并大打出手。争吵过后,赵振晌越想越气,回到家的他拿了一把菜刀,找到赵作海上手朝着他的头上就砍了一刀。由于天色黑暗,赵振晌也不知道赵作海受伤程度如何,同时他也害怕赵作海的报复,没多久就逃走了。

由于赵振晌“凭空消失”,到处找不见他的踪影,赵振晌的亲人就认定是赵作海怀恨在心,伺机杀害了他。被村民发现的无头尸体,在没有任何考证的情况下就认定的是失踪的赵振晌,赵作海也因此被当成最大嫌疑人抓到警局调查。

赵作海经历了长达一个月的刑讯逼供后,先后做了有罪供述总计9次。最后因故意杀人罪被商丘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经过几个月的审判和复核,赵作海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赵作海早已成家,并且和当时的妻子生育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有家有室的他很清楚自己上诉洗刷冤屈十分困难,还不如争取宽大处理,能够从死刑变成有期徒刑。就这样,赵作海在狱中积极改造,表现良好的他刑期从死缓减为无期徒刑,而后又从无期徒刑变成了有期徒刑。

在这期间,赵作海一直都将自己冤屈埋在心中,他一直想要坚持到刑满出狱的那一天,可以去看看自己孩子。

直到2010年,已经被商丘警方宣布被赵作海杀害的赵振晌,回到了赵楼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知道了赵振晌回到了赵楼村的消息后,赶紧和联系了检察人员前去查看。

经过询问,赵振晌交代了自己和赵作海之间发生的一切,“我砍了赵作海之后,就将砍人的菜刀扔到了村东小庙后面的小路边。然后,带上了四百块钱还有被子,拿上自己的身份证,骑上了一辆三轮车跑了。”

在赵作海坐牢的十几年中,赵振晌一直都没有换过身份证,也没有干过正经工作,靠着捡破烂为生。

由于只身一人,身上的不多也跑得不远,赵振晌大部分时间都在家乡周围大约100公里地区生活。有时候,赵振晌也去过安徽、陕西、湖南等地,四处漂流风餐露宿的他身体越来越差,还患上了偏瘫,无可奈何的赵振晌才选择回到赵楼村。

确认好赵振晌的身份后,所谓赵作海故意杀人的罪名就不成立了,那么这一场就是一场由司法系统的失误导致的冤假错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了之前对于赵作海判决,并宣告赵作海无罪释放。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沉冤得雪,赵作海所在的监狱立马安排他的出狱手续,并且做好了一系列的销案工作。走出了监狱大门的赵作海看了看天,这是他时隔十一年,第一次看见监狱外面的蓝天:“天上的云彩终于散了……”

赵作海原来的妻子赵晓启在赵作海入狱后没几年就因为生活贫困而改嫁他人,四个孩子中留下大儿子和二儿子给赵作海亲戚家中,自己则带走女儿和小儿子价格了邻村的农民。

赵作海的大儿子和二儿子一个小学毕业就打工去了,另一个只读到三年级就辍学进社会了,缺乏基本的教育和工作技能的学习。跟着妈妈生活小儿子也没有读完小学就不上了,唯一的女儿也早早地嫁了人去了安徽。十几年,让赵作海妻离子散,好好的一个家早已经是人去楼空,结满了蜘蛛网,落满了灰尘。

在安排赵作海出狱生活的同时,河南省省级法院启动了对赵作海的国家赔偿程序。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院长将六十五万元的支票递到了赵作海的手中。当年参与赵作海刑讯逼两位民警以及审理法官都被依法处理,而那一具无头尸体的身份和凶案真凶也已经查明。

“赵作海案”可以说基本上处理完毕,但是赵作海的生活还要继续。拿到支票后的赵作海以及他的亲属都认为赔偿款少了,“这笔款项中,五十万元是国家赔偿金,十五万元为赵作海的生活困难补助费。”

赵作海等人觉得针对自己这么多年的精神折磨也需要一个交代,想要继续追索精神损失费。但是根据国家规定和赵作海个人情况,这笔款项已经是符合条件下的最高的补偿标准了。

河南省高级法院的院长张立勇带人来到赵作海的家里当面鞠躬致歉。赵作海对张立勇等人的到来很是意外,看到刚一进门就对自己鞠躬的张立勇众人有点手足无措,连忙将众人请进屋子。

这间屋子就是柘城县在河南省高级法院的要求下,专门为赵作海盖的六间新房,赵作海刚搬进来不久。张立勇看了看新房子,又向赵作海询问最近的情况,“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政府也很照顾我们一家,这家中的家具都是政府给买的。还要给我的儿子盖六间房呢。”

张立勇看着朴实善良赵作海,心里更是难受,由于司法系统的失误让赵作海背负了十一年的杀人犯的恶名。

这长达十一年的非法监禁中,赵作海失去了家庭、没有了享受生活和创造财富的机会:“我多想他骂我几句,或者打我几下,可赵作海却向我说了好几声谢谢,我的心里更是难受。”张立勇一再对赵作海表示歉意,询问赵作海是否还有其他需要。

临走前,张立勇又一次郑重地向赵作海道歉,还安排了赵作海到省级正规医院进行全方位的身体健康检查,并安排当地政府做好赵作海入狱前的财产召回工作。

“我们不仅仅是为了道歉,更是要以赵作海为警示,让错案不再发生。我们最希望赵作海能把日子过好了,不仅仅是房子还要有新家庭,要让他尽快融入到正常的生活中去。”

有了政府和法院的帮助,赵作海的物质生活逐渐进入正轨。刚出狱那会儿,赵作海每天都要面对无数的记者上门采访。很多有纠纷的当事人,也冲着赵作海名气上门找他作为自己代理人,他和现任妻子李素兰就是这么认识的。

李素兰和赵作海相比起来过的还算不错,早些年李素兰和自己的丈夫经营生意,资金富足,还有四个女儿。可这种生活没多久,李素兰就抓住了丈夫搞婚外情,便离了婚独自抚养四个女儿长大。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素兰的四个女儿长大成人,纷纷组建了家庭。本以为能够就此享受余生的李素兰,却因为小女儿生活急转直下。

李素兰的小女儿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被确诊为脊髓炎,她的丈夫还整日虐待她,致使她的双腿截肢。无可奈何之下,李素兰报警将小女儿的丈夫郭某抓了起来,并将女儿接了出来暂时寄养在福利院内,他自己则是四处奔走,想要为女儿讨回公道。

可惜,郭某最终只是因为遗弃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而民事赔偿部分却不被支持。

李素兰对这个结果这十分不满,为了让行凶者得到应有的惩罚,她联系了所有能联系到的媒体,跑遍了县级和市级检察院还有法院,可是都没有得到起效。就在她身心俱疲的时候,赵作海的事情引起了她的注意,这让她看到了一点希望。

李素兰收拾了东西来到了柘城县找到赵作海的家里。赵作海的房子很是惹眼,两层小楼前围着一座大院落,大门前是正在施工的为赵作海大儿子盖的小楼。

李素兰本想进去和赵作海打招呼,却被门外蹲守地带着各式各样的话筒相机的记者们涌进了赵作海家,她也只好识趣地站到一边。估摸着还需要一段时间,李素兰就撸起袖子挽起裤腿加入了施工队伍,帮助几个妇女和水泥。谁知光是新闻采访就持续了两三天,李素兰也只好在村子附近找了一处落脚的地方,每天来到施工的地方帮忙。

等到最后一波记者采访完从赵作海家中离开后,赵作海才抽身出来查看施工情况,才发现一个陌生的面孔混入其中:“你怎么看着这么陌生啊,你是赵楼村的还是外地的呢?”李素兰闻声直起身子,丢下手中的工具,拍了拍手说道“大哥,我是想来找你帮忙的,但是看你这么忙就先在这里帮把手。”

赵作海看见眼前这个被晒得黝黑黝黑的还给自己帮工的女人,连忙将他请进了客厅。李素兰一进屋的一瞬间就泪如泉涌,声泪俱下地向赵作海讲述着自己的遭遇。面对眼前走投无路的坚强的母亲,赵作海赶紧上前安慰着她:“我会帮助你的,如果有领导来看我,我到时候帮你跟领导反映一下。”

为了方便联系,李素兰就在赵楼村住下了,勤快能干的她每天都来到赵作海家里做家务活。什么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等等,能干的她都干。一开始赵作海很是不好意思,但是李素兰却很是坚持:“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来报答你,也利用等候的这段时间照顾你”

见到李素兰本人对此都没有什么忌讳的,赵作海也就接受了自己的家中多了这么一个女人,时间一长赵作海心中产生了别样的情愫。李素兰很会照顾人,家务活忙完两人就一起看看戏,聊聊以前的经历,讨论一下未来的规划,就像相濡以沫多年的两口子。

赵作海出狱后乡镇政府一直都在操心着他找对象的事情,先后为他介绍了很多相亲对象,但是都没能成功。李素兰也曾问过赵作海喜欢什么类型的,赵作海每次都支支吾吾地,满脸通红地看着她笑。

直到后来李素兰和赵作海两人在闲谈中又聊到了这件事情,赵作海终于想要鼓起勇气和李素兰一吐心声:“你来这里都这么久了,我感觉我们两个人挺合适的。再说了我只想要一个会做饭洗衣服的人有个伴,这个要求也不高。”

赵作海以为李素兰看不上自己,心里很是不舒服。李素兰看出了赵作海脸上的不悦,连忙解释着说:“我的意思是,你的前妻还在,也是你四个孩子的妈妈,先问问她愿意不愿意回来。”赵作海瞬间明白了李素兰的心思,就让大儿子赵西良去找了前妻,询问她是否愿意回来。

实际上,前妻早已经有自己家庭,果断拒绝了。李素兰和赵作海两人这才敞开心扉,悄悄得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考虑到一些原因,赵作海和李素兰两人都选择将再婚的消息隐瞒了下来,赵作海的大儿子也是守口如瓶,不对外人说自己父亲再婚的事情。

一直到赵作海的儿子结婚,大家才知道原来那个打扮洋气,穿着时尚地迎接宾客进门的人正是赵作海的妻子。各大新闻媒体纷纷派记者上门采访这两位老人,想要挖出来点什么可靠消息,但是都扑了空。

这种神秘感让本来就对赵作海再婚的一事就议论纷纷的人们更是生出了很多猜忌,甚至有人说了,李素兰就是看中了赵作海的几十万赔偿款来的。再加上李素兰的外形条件和赵作海看起来不算很协调,针对李素兰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也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李素兰和赵作海一商量,藏着掖着只会招来更多的猜忌,不如所幸都说出来。赵作海也多次面对媒体说李素兰很是贤惠,经常陪她散步锻炼身体。“我的身体不好,还有严重的酒瘾烟瘾,她(李素兰)为了让我戒掉还自己替我喝酒,跟她在一起我很开心身体也好多了。”

赵作海能寻到良人,大家也都祝福,希望他们以后的生活能够顺风顺水。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没几个月,赵作海和自己儿子、亲戚因为钱闹得很僵。

结了婚之后,平时儿子和亲戚之间有需要想来找赵作海借钱,赵作海要么不借,要么只借了几千块。赵作海儿子更是偷偷拿了他十四万带着媳妇远走打工去了。

而李素兰有美容的习惯,经常买一些比较贵的保养品,这让赵作海的儿子和亲戚看了很不舒服,认为李素兰花钱太厉害。久而久之,赵作海一家和亲戚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差。

不过,这并不影响赵作海夫妻两人的感情,还商量着如何用这些赔偿款赚更多的钱。俩人先是在商丘开了一家旅社,后来又跑到宁夏深陷传销,在李素兰的操持下投资了将近十八万给所谓的秘密扶贫工程,结果可想而知这些钱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2012年,赵作海又将剩下的二十多万几乎全部投资到了商丘的一家投资公司,获得每月2%的利润分成,但是2014年11月,这家公司负责人携款潜逃,赵作海的钱也没了。

这一趟折腾下来,赵作海身体又患上了脑梗还有心脏病,又将剩下的一点赔偿款投进了权健保健品中,买了一堆的保健品,成了权健保健品的下线。根据李素兰说,赵作海吃的所谓的“骨肽”等产品主要成分就是大豆蛋白粉,需要买价值约3000块钱的居家养老卡才给的保健品。

到了2018年,权健骗局才被揭穿,赵作海的几十万冤狱赔偿款算是彻底没了……

迄今为止,赵作海和李素兰依然在一起生活。政府帮助赵作海换了一份抄水表的工作,能够维持生计。在十几年前因为被自己的冤屈而获得几十万的赔偿款,法院和政府还帮助他盖了两件小楼,可以说是同村人几辈子都挣不来的家产。

有句话说“急于暴富的人是最好骗的”。如果赵作海能够好好地干一份工作,这几十万赔款还有政府的帮助,完全可以安享晚年。可是,对于钱财的看重和对赚大钱的渴望,让他一步步深陷骗局,最终将自己的钱挥霍一空,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