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th.com_hth.com|首页

1961年21岁的佩洛西和肯尼迪总统合影一脸羞涩她的家族不简单

今天看佩洛西的样子,显然与美,与温婉扯不上一点边。相反,那一脸的狠戾倒有几分女魔头的感觉。

但实际上,佩洛西未从政之前,模样相当甜美,有人甚至认为她有几分赫本的影子。

这倒不是恭维,毕竟,年轻就是一张最有力度的王牌,任何一个女孩,在年轻的时候都是一道风景。佩洛西也曾年轻过,自然拥有自己的美好。

网上流传一张佩洛西与肯尼迪的合影,那是一张拍摄于1961年的照片,当时的佩洛西只有21岁,还是一个学业没有完成的女学生。

从照片上可以看得出来,年轻的佩洛西非常有气质,或者说,她打扮入时,模样甜美。

佩洛西年轻的模样可圈可点,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眉黑唇赤,一脸岁月静好的温婉。

特别是在肯尼迪看着她的模样笑到合不拢嘴的时候,她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属于少女的羞涩。

这份青春,恐怕是佩洛西人生当中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刻吧?与一个国家的总统同台,被当成星星一般热烈地注视着,那是何等的荣耀与心动。

可惜,这样的时光如今只能留在回忆里,毕竟,佩洛西已经80多岁了,过去的岁月就算不是杀猪刀,也变成了雕刻刀,早将她骨子里的凌厉勾勒得深墨重彩。

肯定有人问,为什么佩洛西能得到肯尼迪的接见?她那么年轻,而且当时并不从政,这完全不科学呀。

其实太正常了,美国政治从来都是圈子决定地位与身份,肯尼迪成为总统走的就是家族路线,而佩洛西呢?那同样是美国颇有影响力的家族出身,否则,她47岁想要走上政坛,并成为今天的美国众议院议长,恐怕不能那么容易。

佩洛西出生于1940年,为意大利裔美国人,家里是真正的政治世家,父亲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就在马里兰州担任国会议员。还曾经做过巴尔的摩的市长,时间长达12年。

有意思的是,佩洛西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她的母亲生了7个孩子,上面6个全是男孩儿,只有她这样一个女儿,在家里是千娇百宠的那种。

你看,这就是家族政治的继承,在这种氛围中长大的她,早已经对政治的种种操作了然于胸。

佩洛西于1962年毕业于华盛顿三一学院,也就是这一年,她认识了自己的丈夫保罗·佩洛西(她原名应称为南希·迪亚历山卓,婚后改为南希·佩洛西),一个非常有钱的富商。

这大概就是权力与商业的联合,佩洛西非常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哪怕刚刚毕业,老师甚至劝大家为事业努力,可她依旧马不停蹄地与保罗结婚了。

不一样的人生是不需要过于努力的,佩洛西清楚,以她的实力以及丈夫的财力,根本不需要去上什么班来显示自己的女权主义。

而且,在她身上,从来就不缺少这种色彩,只是她年轻的时候,根本不愿意将自己早早标上这一色彩的标签而已。

保罗对佩洛西非常喜爱,满足她一切的要求与条件,只要她喜欢,他都会去照做。

随着孩子长大、独立,佩洛西也开始寻找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比如帮助丈夫做事,寻找自己的工作圈子。

当然,在不停的工作角色中,佩洛西越来越清醒,她想要的是一份政治身份,什么图书馆委员,什么委员,那些都只是她小试牛刀的开始。

1977年至1981年,佩洛西靠着丈夫的钱包,为自己一路开挂,直接冲向全国委员会主席的位子。

当时的她经历了一点小打击,在竞选全国委员会主席这个位子的时候以失利告终。但这让她扬名于外,她的风风火火,她的雷厉风行,她的家庭财富,都是优势。

于是,在1987年的竞选中,佩洛西成功地为自己戴上了国会众议员的帽子,并且很快风评于外:“她是一个工作起来六亲不认的人”。

当然,除了工作狂的本质之外,佩洛西也是一个比别人更舍得下尊严的人:“她是个实干派,而且非常擅长政治游戏。”

让佩洛西名声大噪的事有很多,比如她前两年带着自己手下24个议员,跪在黑人乔治·弗洛伊德的身边,竟然时间长达8分钟之久。

这种招术,这种狠绝,一般人做不出来。但对于佩洛西而言,这算什么呢?不过都是一种政治手段而已。

敢于做自己才是佩洛西最大的特点,当年,小布什曾将她称为“一个极度自由主义的女人”。

当年,特朗普好不容易走上总统之位,可差点被佩洛西组织人员给“弹劾”落马。

而且,佩洛西才不管你特朗普有多少钱,是不是比自己更会说,只要她想做,就直接去做了,不计后果。

特朗普对佩洛西那是相当头疼,甚至逼得老特直接爆出粗口。可又怎么样呢?拿这样一个女人,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就是佩洛西,从昔日一个温婉可人的小姑娘,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政治场上的“女魔头”。

这大概也是佩洛西的一种标志,在政治场上越是得心应手,越是所向披靡,眉毛就画得越是高耸入发际。

如今,佩洛西虽然年逾八十,可却气势不减,处处像要作妖一般,在哪都有她横插的一脚。

真不知这位老太太有多少精力,80多岁了,怎么还不像拜登一样与空气握手言和呢?想起一句话:祸害活千年,这难道是真的吗?